專訪郭京飛:拍《囧媽》的目的就是讓大家開心

                        時間:2020.02.0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派翠克
                        對話郭京飛:拍《囧媽》的目的就是讓大家開心 時長:05:00 來源:電影網

                        對話郭京飛:拍《囧媽》的目的就是讓大家開心收起

                        時長:05:00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郭京飛還挺值得采的。”《囧媽》上映前,主編發來了這樣一條微信:“和雷佳音同期,也可以做做他如何經過這些年的磨煉,這兩年大紅。”

                         

                        “好的呀。”我應承了下來,“是不是還可以做做,頂級流量無懼泡沫?”

                         

                        采訪方向定下來之后,我以為會是一次輕松愉快的閑談,在聊幾個人生小故事之后,點撥幾個困惑,播撒三二金句。可萬萬沒想到,事情完全沒有按照我的方向計劃,擅長苦大仇深不擅長輕松自如的我,終于把這次采訪推向了人生的滑鐵盧。

                         

                        以下,你將見到一個采訪比自己寫稿寫出來的脖子還要僵硬的記者,所有問題是如何被郭京飛四兩撥千斤地化解掉了。

                         

                        郭京飛接受1905電影網訪問


                        首先,我們先來聊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這一行,女記者的數量遠遠大于男記者?答案就是,作為女記者,“調戲”一下采訪對象,顯得輕松可愛,可以將采訪氣氛推到主客盡歡。但是對于男記者,“調戲”女性對象?嗯,有點太過油滑;“調戲”男性對象?額,你這個人有點奇怪啊。

                         

                        但!是!我這這天采訪的第一招臭棋,就是從采訪前的閑聊開始的。郭京飛坐了下來,完全沒有北京人自帶的“北京癱”動作。于是我說,采訪你的女記者應該更多吧?

                         

                        郭京飛說,確實如此。

                         

                        我接話,是不是女記者們看到你都會露出一種癡漢的笑?

                         

                        郭京飛笑的特別頑皮:和你現在的笑容差不多。

                         

                        我解釋,是之前《囧媽》的發布會,你直接變成了人形立牌上臺,還有語音,下面的女記者都笑得特別開心。

                         

                        郭京飛見招拆招:那是人形立牌好笑。

                         


                        緊接著郭京飛放了一個大招:你今天的衣服很好看。

                         

                        作為一個不太習慣接受夸獎的人,這句話真的不知道怎么接,只能說,謝謝,你也很精神。

                         

                        第一回合敗下陣來,尷尬程度1.0。


                        第二回合,我決定由淺入深,先聊聊《囧媽》。囧系列有個特點,每一集徐崢必然會搭配一位男性的喜劇演員,第一部是王寶強,第二部是包貝爾。《囧媽》從預告片來看,承擔這一任務的,自然是郭京飛。

                         

                        但是,郭京飛像是修煉了獨孤九劍,無招勝有招,直接把這個問題攻破了。說起自己的角色,他表示:“特別少,少到我現在做采訪很尷尬。因為那個時候因為賀歲檔又是徐崢的電影也沒什么好說的就接了,劇本我也沒看。”

                         

                        說起來,郭京飛和徐崢的革命友誼也相當深厚,兩人不僅是上戲的校友,畢業后還在同一個話劇團共事多年。早在電視劇《大男當婚》,兩人就演了一次“囧哥倆”。

                         

                        可我怎么能對這個答案滿意呢?于是我繼續問他,是不是話劇舞臺的歷練,會讓郭京飛對表演這件事想的更多一點。

                         

                        “這個就沒關系了。”郭京飛一口回絕。雖然已經被“TF老Boys”們定義為該拿的表演獎都拿過了,但郭京飛似乎非常不喜歡把話劇這個標簽依然貼在身上。“大家不用老貼標簽這種。當然可能那個時候讀了很多好的劇本,然后有一個好的審美,讓我可能有一些責任心。”

                         

                        郭京飛在《囧媽》中的逗趣表演


                        說起話劇團的經歷,郭京飛多聊了幾句。他覺得自己那個時候想不明白很多事,只是自私地考慮自己該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家。在這個過程中,既會對自己有特別高的要求,還會因為對他人有要求而把負能量帶給別人。

                         

                        想開了這一點,郭京飛發現,變得快樂才是自己唯一的選擇。

                         

                        第二回合尚且順利,但總有種三兩句話把所有話題都聊完,采訪應該結束了的感覺。可連采訪時間都用不完,實在是有點太不專業了,我于是決定在第三回合繼續聊一聊“流量中年”面對影視泡沫這件事。

                         

                        郭京飛自己覺得,2019年接的戲變少了很多。原因之一是“大家意識到不能胡鬧了。”但這樣也會讓每一部影視作品質量都變得更好。自己接到的劇本,至少都是工工整整,“不像以前接到的劇本都很扯。”

                         

                        “泡沫之前和泡沫之后我覺得我都需要工作,我都需要我還是要不是真的喊口號我到這個年紀我還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拿出更多的時間來去服務觀眾,服務身邊的人。”郭京飛說,只有這樣,才會覺得舒坦。不一定能做得多好,但希望能找到一種解救自己的方式。

                         


                        原本還是個尚好的開始,但接下來,我們的“聊天”似乎進入了一種“死循環。”我問郭京飛,那找他演反派的劇本多不多,卻被他一句“我好不容易紅起來了,憑什么找我演反派?”打亂了陣腳。

                         

                        于是我用“每個演員都渴望角色多變”來做說辭,哪想到郭京飛兵來將擋,直接“干嘛非得老去追求不一樣呢?”反問得啞口無言。

                         

                        緊接著,我們聊到細膩的他喜歡觀察生活,郭京飛舉了一個殺傷力十足的例子:“比如說,你現在不知道自己問的問題會不會讓我滿意,然后你就表露出尷尬的表情。”

                         

                        被“懟”得沒有辦法,我只能尷尬回應:“是這樣的,尷尬就是我的一個常態。”窘迫收起第三回合,尷尬程度3.0。

                         


                        第四回合開始失控,基本變成了兩人一人一句的交談。我說一句話,郭京飛安慰一句“別緊張”,當想把問題帶到“人生中的螺旋上升感”這樣的問題時,我和郭京飛彼此都已經聊暈了。

                         

                        郭京飛堅持在自己非常地開心,觀眾能開心自己就不會有煩惱的邏輯中。我則想打破這個邏輯,看看他開心背后的支撐到底是什么?

                         

                        結果兩個人的死循環愈演愈烈的時候,郭京飛突然說:“我發現你很擰,就是你一定要在自己的那個模式里面。”

                         

                        我說,可能確實如此,我們之前會預設一個邏輯。

                         

                        郭京飛說:“所以這就是你的問題。”

                         

                        當我試圖把話題帶回到他舞臺背景的時候,郭京飛說了一句:“我們倆一直在所問非所答。”

                         

                        我說,是因為你高度自恰。

                         

                        郭京飛說:“對。但你給我的感覺是我不自恰,我回答的問題全都不是你想要的。”

                         

                        我說:“不是,可能是我特壞。”

                         


                        郭京飛順勢給出了臺階:“我覺得你壞了。”隨后他補充,“不是你壞,是你擰。你非要我在你的那個環環里面,我就不進去。”

                         

                        隨后,我們的采訪變成了閑聊。唯一欣慰的是,這個如此尷尬的采訪,竟然持續了35分鐘。

                         

                        這大概是我今年開年以來最特別的一次采訪經歷。采訪結束后,我已經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應該轉行這件事了。


                        文/派翠克

                        5分赛车 东港市 | 彰武县 | 福安市 | 江陵县 | 洛浦县 | 利津县 | 丰原市 | 西峡县 | 安国市 | 灌南县 | 贺州市 | 山丹县 | 麻阳 | 阜新 | 睢宁县 | 广丰县 | 乳山市 | 万年县 | 鄂托克旗 | 雷波县 | 巴林右旗 | 阿瓦提县 | 彭阳县 | 苍山县 | 大同市 | 四川省 | 阜城县 | 团风县 | 金塔县 | 清水河县 | 桐柏县 | 紫阳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贺兰县 | 邳州市 | 万安县 | 三台县 | 射洪县 | 沾益县 | 马尔康县 | 习水县 | 灌阳县 | 若尔盖县 | 沙坪坝区 | 岐山县 | 济源市 | 农安县 | 伊宁市 | 奉化市 | 常宁市 | 靖远县 |